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行业动态
机器翻译引发全球两大对立阵营 译者不能自砸饭碗
来源: 日期:2017-12-04 13:46:42 【字号: 】 阅览次数:1

12月1日,由中国外文局指导、中国翻译协会主办的“一带一路”中的话语体系建设与语言服务发展论坛暨2017中国翻译协会年会在北京开幕,会议为期两天。会上,国际翻译家联盟荣誉顾问、会刊Babel主编、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前院长Frans De Laet就“国际语言服务发展趋势”作主旨演讲,对翻译行业的发展进行了相关剖析和展望。现分享如下:


▲国际翻译家联盟荣誉顾问、会刊Babel主编、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高级翻译学院前院长Frans De Laet

联合国首个认可的世界翻译日于2017年确立,这是人之所幸还是机器之幸?这听起来似乎是饱受争议的,我想接下来讨论一下这个话题。

 从“纸笔涂写”到“语音识别”

有句话是这样讲的,“我们的过去决定了我们的未来”。如果这是真的话,我希望大家可以听我讲一讲,我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做翻译的故事。大家可以看到这张图片,这是我当时所用的技术,我只有一张白纸、一根笔,有时候还会用一本字典,这就是我的全部家当。我会涂涂写写、修修改改、增增删删,甚至有时我根本都认不出来我自己的字迹来了。

当我挣了一小笔钱之后,我在七十年代买了第一部打字机。但问题在于,它会发出很大的噪音,每当发现一个拼写错误,可能需要过五分钟才能去修改。有一天晚上我工作很晚,一直在打字,我楼上的邻居下来敲我的门,跟我说,你能不能明天再继续工作呢?因为你的噪音让我无法入眠。

同时在七十年代后期,我开始了法语翻译学习,后来我成了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翻译系主任。在我第一天进到教室的时候,我发现有个小房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走进去之后,发现有个小窗户,看到一个盒子,像个硬纸盒一样,里面有两个圆盘,以逆向的方式旋转。当时我并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,直到有一天下午,我来到这个房间的时候,看到玻璃里面是我的一个法语的同学。我敲了敲门,问他,你在做什么?原来,这是他首次使用电脑开始工作。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听到了法语名称的电脑。他问我你感兴趣吗?我说当然了。他就让我也来试试。后来,每个周五,他都会花一两个小时来跟我讲电脑到底可以帮我们做什么。

到八十年代,我们的研究生院买了第一部电脑,也是当时东德一个很廉价的品牌。后来,我们有了第一个电脑机房,当时是由IBM所捐赠的,我们有一个英语老师,他是计算机语言学家,也开始教授我们学习一些计算机辅助翻译。同时,我们也开始了解欧盟的语料库。后来,我们也开始有老师教授机器翻译如何使用,还有其他很多技术,等等。

我们发现,其实技术的发展非常迅猛,后来我们有了笔记本电脑,再后来我们甚至不需要用键盘来输入,因为有了语音识别系统。我们说这一切太棒了!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科技发展阶段。有一些新的软件厂家,也会向我们寻求使用后的体验。从计算机辅助翻译的阶段,我们现在已经过渡到了机器翻译的现实阶段。

 翻译地位的确立

 在2016年美国机器翻译协会上,有专家指出,在研究员和用户之间,包括那些专业的译者和这些研究员之间(有巨大的隔阂),好像他们是处在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。我个人的感觉是,这种情况可能会更加糟糕。从前,电脑工程师和翻译之间不离不弃,但是现在,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危机——机器好像要取代人工。如果我们把它放到一个漫画里,就可以看到:人机本来是很好的合作关系,后来情感破裂,最后机器想要把人赶出他们的工作岗位。这很令人伤心,因为在过去超过七十年,人员翻译包括口笔译员,还有那些年轻一代的术语专译员,都有着共同的目标,那就是让人们之间在交流时可以相互理解。请大家记住,我们现在的口笔译诞生于二战之后,是为帮助那些全球领导人来解决世界问题以及战后的遗留问题。

在过去的七十多年,广义的翻译人员一直以来都在争取他们的利益和地位。当然我们也取得了很多位高权重的人对翻译的尊重和青睐。我想借用联合国联合国第一任秘书长特里格夫·赖伊的一句话,其中文意思是说“世界的命运首先是要靠领导人,其次就是靠翻译”。但经过多年的讨论之后,翻译取得的国际认可还是非常少,国际组织不承认它是一个职业。直到今年,联合国提出从2017年开始,以后9月30日都将是“世界翻译日”,我们也非常感谢国际翻译家联盟主席凯文·夸克先生做出的努力。

全球两大对立的阵营


 要全面认可、推动和保护我们的翻译职业,其实应该进入一个新的阶段。在过去,翻译职业是个很完整的整体,我们也有很多多样性,有很多分类。但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,我们却产生了阵营。现在,全球可以看到两大对立的阵营,一部分人相信有一种超越人类能力的机器翻译;而另一部分人则相信这根本不是真的,或者说他们不愿意相信这是现实的。当第一部分人想要向他们对立面的人去渲染、炫耀说我们有大量的营业数据都体现出了机器翻译的重要性,甚至语句中还充满了挑衅的时候,对于那些个人译员而言,他们想要去把机器翻译中出现的错误放到网络的群组上面,把它放在社交媒体上面,与大家分享,这似乎是他们的一种窃喜。第一阵营的人甚至建议说译员应该另起炉灶、金盆洗手,而第二阵营的人不相信机翻的真实性。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言论和争议。

作为国际翻译家联盟的荣誉顾问,我对这个情况非常不满意,对我而言,这样的论断是非常不理智的。举一个例子,今年的“世界癌症日”,英国独立报报道说,权威专家称,五到十年可以根治癌症,这是在独立报头版的第二条,有个很大的标题。当时我看到了以后就想,六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就在这样说,但是根本就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,现在还有无数人死于癌症。我在想,如果有些人正在读这份报纸的时候得知自己现在进入了癌症末期,那么他们将作何感想呢?作为我们而言,我认为这样的论断是故弄玄虚,博人眼球的。

如果各国之间举办高端研讨,我认为你不会想要让这场会由机器翻译的,这是由联合国英文翻译组的主任提出的一个观点。他当时是在“世界翻译日”今年9月30日做出了这样的言论。

我们的目标应是人机结合


 大家听到了我的这些感受之后,可能会觉得我一定是反对机器翻译以及翻译技术发展的。但其实,我根本不是这么想的,我是支持它的发展的。不是因为别的,我支持计算机翻译事业的发展,机器学习助力了我们翻译之后的工作,同时那些研发者是非常必要的,我们也应该欢迎他们做出的成果。我查阅了世界知名的一些高校翻译系课程,他们的确有一些翻译科学技术的课程,但是没有一家是会教机器翻译的。我当时就想到一个问题,为什么会这样呢?毫无疑问,我们现在翻译的成功以及未来的发展,其实就是取决于技术发展本身,当然也包括了智能机器翻译技术。

那么人工翻译和机器翻译将如何影响我们的行业呢?现在,我们有很多工作都是由人工来完成的。我们来看一下欧盟的数据,欧盟每年花在语言服务上的资金是84亿欧元左右,这个数字是2008年的。随着越来越多的对语言产业服务的需求,我们也知道,客户对质量和翻译速度的要求越来越严格。为了能够顶住这样的压力,紧靠人类一己之力是无以为继的,是不是有这样的空间,可以让我们提高自己的服务质量速度,还有我们的工作环境?而要想实现这个目标,我们应该靠人工翻译和机器翻译的结合,工作人员一方面处理科技的技术,一方面也与人工合作。如果人工翻译与机器翻译一直处于对立情绪,那么吃亏的只能是我们的客户。我们要知道,我们的工作刚刚被世界所认可,标志是全球翻译日,我们不能自砸饭碗,来损害客户的利益,所以应该采取人机合作。(内容来源自译世界)

 

打印】 【关闭
语言大数据联盟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12-2013 www.cicchina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3002826号-4